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树洁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,重庆市首席专家(经济学),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创建院长,经济学教授,著名华裔经济学家,复旦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,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,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和北京的哥的真诚对话  

2012-04-04 04:17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去年10月《我和北京的哥的真诚对话》一文,有必要和网易的读者分享。】

简要: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创造中国GDP的力量。北京的哥每天工作12-13小时,每月收入3千。20年如一日,物质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了。但是,长期超负荷劳动,疲劳驾驶,还要面对诸多精神压力。和其他数亿劳动人民一样,是他们的汗水,换来了中国GDP世界第二的今天。然而,他们的苦,谁真的去知道,去了解,去帮助?下面,讲一段我和一位北京的哥的真诚对话,让大家多了解他们,帮助他们,同情他们。尤其是国家领导,要想办法,让广大劳动人民能够多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。
   出租司机罢工错了吗?
   我是有‘毛病’的人,只要有机会,就打听别人的生活,这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。20多年来,除了做学术研究,就是喜欢知道各国人民的生活情况。90年代在非洲,东欧,2000年以后,注意力锁定在中国。
   30多年的持续发展,可喜可贺。但是,往往在形势大好的背后,却有可能出现许多当局者迷的社会问题。
   当今中国,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民生。民生好了,老百姓安居乐业,国家才能长治久安。民生问题,不能夸大,但更不能忽视。
   前段时间,网上闹了两个全国性的出租汽车事件。一是,多个城市出现的哥大罢工的情况。二是,北京的哥经常拒载。政府方面,好像没有什么措施。我只是看到有些报道,说要对的哥们进行更加严密的管理。
   难道,的哥罢工,是他们错了?
   难道,北京的哥拒载,是他们混蛋了?
   这就看你到底站在什么角度看这些问题了。如果,你和我一样是打车的人,你对拒载的第一反应就是骂的哥不是人!如果,你是政府官员,尤其是管出租汽车的官员,你一定会说,‘你们这帮刁民,有工作就不错了,还他妈的,敢闹事?’
   你如果从的哥的角度考虑问题,还会骂他们吗?请听下面,我和一位北京出租司机的真诚对话吧。
   我又坐上北京出租车
   2011年10月27日,我从长沙做飞机到北京,不想打扰朋友,自己准备坐出租车从机场到北四环外的一家酒店。朋友说,你必须先上车,再跟司机说你到哪里,否则,司机要拒载,因为机场到我下榻的酒店离得太近。
   我按照朋友的吩咐,跳上一辆出租车,然后说,‘你开走,我告诉你地址。’司机说,‘你给我地址,我才知道如何走。’
   我心凉一下,想,‘他不会赶我下车吧?’于是,灵机一动,我拨通北京朋友的电话,然后交给司机,让朋友交代他如何走。这样一来,一保证司机不会走错路,二保证司机不敢让我下车。
   我这一招‘够狠’,也真灵。司机二话没说,乖乖的开我走了。心想,我真是老江湖,这样顺利的把北京的哥给拐了。但是,多多少少,又有点对不住他的感觉。
   我们的车,进入了机场高速。没想到,所谓高速,还不如20年前大别山的土路好走。我们开了1小时,才开了10公里。为了打破寂寞,我开始跟的哥说话。一方面是为了解他的焖,一方面是为了找到北京的哥拒载的答案。
   问题一串串,无休无止
   我:‘师傅,你不介意我问两个和出租司机有关的问题吧?’
   大概是因为无聊,他笑着说,‘什么问题,尽管问。’
   我旗开得胜,‘最近,网上老说出租司机罢工,你们北京司机拒载。你认为是什么原因?难道是分子钱太多,搞的你们的日子不好过?还是,北京出租车太少?’
   司机:‘故意拒载不会的。可能有时候太忙,拉不过来。也有时,真的不喜欢排很长的队,接一个小活。例如,我今天载你,可能只能赚40元。可是,我已经排了1个小时的队,现在这里开了1小时,才开10公里。我去拿张条子,里面说,必须在1小时之内回到机场,才让我进去拉客。可是,1小时再回去是完全不可能的。’
   我:‘拉客,还要排队,还要领票?这个规定太不好了吧。你们工会为什么不能联合起来,给主管部门提个建议,改变这种规定呢?’
   司机很无奈,‘我们只知道好好干活,好好做事,哪敢乱提什么意见?就算提了,也是白提,谁愿意听我们的意见?’
   转换了话题,我问,‘你的分子钱是多少?每月的净收入多少?’
   ‘我是单班车,也就是说,只有我一个人开这辆车,每天干12-13小时,我交4000元。油费5000到5200元,自己最多就是3000元。’他对答如流。
   ‘每月5000多元油费?这麽多啊?在北京,这么辛苦,每月才3000元净收入,这日子,一定不好过吧?’我好奇、惊讶、同情,同时发出了一连串问号。
   他自然的回答,‘在北京,3000元不算太差,还有更低的。如服务员,每月1-2千的人比比皆是。我老婆是一家中型餐馆的领班,每月2000元。当然,她们没有我们哪么辛苦。另外,汽油很贵,我每月买5000元的油卡,都用完还不够。所以,油费是错不了的。’
   我:‘你有小孩吗?你有房子吗?’
   他:‘有个男孩12岁。一套20多年老的房子,2房1厅,在朝阳区,是原来父母的房子。所以,我比较幸运。光靠我们的工资,房子是买不起的。’
   ‘那你的小孩要花钱吗?师傅,请你不要在意我问这麽多问题,我是学经济学的,在国外大学当教授。我很想知道你们的真实生活情况,一方面是研究,另方面,如果政府问我意见,我知道如何给他们说,如何,才能帮助像你一样的人。’为了得到更多,更可靠的信息,我跟司机说一点自己的情况,博得他对我的信任。
   教育、医疗和生活
   他:‘嗯。小孩花钱多了。’
   我:‘不是教育免费吗?怎么还要花哪么多钱,怎么花?’
   ‘我的小孩周末加一个奥数班,一个英语班。每学期,就是5000多,我一个半月的工资。你说多吧?’他回答的很在理。
   我:‘国内的教育有问题。怎么老是加课,搞的小孩太累。花钱,小孩又没有时间玩。这样不好,但是,我也知道,你们没有办法。是吗?我两个孩子读大学,小女儿13岁,读初中。她每天都有时间玩,而且,我鼓励她玩。小孩需要时间玩,长大了,才有灵性,有创造力。死读书,只能把小孩逼坏了,逼的没有灵性了。’
   ‘是啊,你说的对,我们也知道那样不好。可是,我们必须跟大家走。他们都这样,我们也怕小孩跟不上别人。所以,大家都只能是如此了。’他无奈的说。
   ‘师傅,你是老北京,过去20年,你的感受是什么?’我又问。
   他说,‘生活明显好了,毫无疑问。吃不是问题,用的,不是问题。’消停半刻,他补充,‘不过,现在活的更累,更不安全。而且,有的人哪么有钱,我们哪么辛苦。有时候想,不要想了,我们好好干活就行。不多想了。。。’
   我能够感受到他的无奈。欲言又止,又有说不完的苦衷。
   ‘你开车多少年了?有养老金,有医疗保险吗?’我问。
   ‘我开20年了。有养老金,但不知道有多少。有医保,一是国家的医保,我还买了商业医保,5年,交了5万。国家医保,是公司交的。’他说。
   我问,‘医保保什么?’他说,‘前面1800块自己出,后面自己只出一部分。出多少,我不知道。我幸运,没有得过什么大病,所以,没有亲身经历。’
   生活压力和不安全感
   我:‘不好意思,你说现在生活压力大,能说大在什么地方吗?可比说,你认为你最大的担心是什么?’
   ‘一是,没有工作安全。我们开车不敢犯错误。例如,有的人闯两次红灯,可能被开除。我42岁了,家里就靠我吃饭,我要是没有了工作,就不知道还能干什么?二是,生活总是有一种不安全感。例如,真的生病怎么办?小孩读书,工作怎么办?反正,我老是觉得,能好好过一天就是一天,真的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。三是,工作压力很大。很想跟人家一样,每天工作8小时,就能下班。可是,8小时,我是赔钱的啊。工作12-13小时,天天如此,也就勉强过日子。我是天天疲劳驾车,我们所有的司机,都是疲劳驾车啊!’
   他说了这么多困难,可能怕我听的难受,他自己反而开心的笑了几声。听到他的笑声,感受到那种无比从容和面对现实生活的毅力。可是,我这时,眼圈却湿了,心里油然对他产生了一种无比敬佩之情。他是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司机,但是,他能20年如一日,这样天天干活,还能保持这么乐观的态度,从容对待这些困难和不安,真是了不起。
   北京的哥的这种精神,是中国的希望,更是中国的悲伤。
   结束对话
   我说,‘师傅,假如我是政府官员,管你们的。或者,我是政府的顾问。你认为,怎么样才能减少你们的生活压力?’
   他说,‘排除我们的工作不安全感、生活的不安全感,就是最大的帮助。例如,医疗,小孩的教育和就业,等等。’
   我:‘师傅,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好吗?中国统计局,每年都说人均收入增长8%,10%什么的。不过,你说现在你的收入才3千。哪么,你的收入肯定没有统计局说的增长哪么快吧?’
   我的问题还没提完,他已经很礼貌的发出微笑。当我问完问题,他说,‘我们都不把那些统计当成一回事。’
   我说,‘不过,北京像你这种收入,甚至比你收入低的人,按人口比例算,肯定还是占绝大多数。所以,你的日子,应该还算不错的,是吗?’
   他说,‘是啊,有钱的人是少数。不过,有的人,实在是太有钱了。我们小百姓,只能认命吧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。’
   下车了,我对司机说,‘师傅,谢谢你跟我的谈话。希望你一切都好。’从上车,生怕被拒载,到下车,我们仿佛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你能说,北京的出租司机坏吗?

补充故事

半年过去了,北京坐的士,还很困难。今年2月中的一天晚上9点钟,我和朋友从王府井大街出来,天气寒冷,准备搭车回友谊宾馆。等了15分钟,遇上一辆的士,黑司机要一口价130元,而实际打表的价格是25元。我们不干,走了5分钟到一个的士站,那边30多人排队等的士。我们等了10分钟,才来一辆。算了一下,如果等下去,必须等到天亮,才轮到我们。灵机一动,再走5分钟,到了一家5星级酒店,叫服务生从街上帮叫一辆。结果,再等了15分钟,等了一辆愿意带我们到友谊宾馆的的士,费用25元。算了一下,为了省105元黑车钱,在寒冷的天气里多花了35分钟,对一个靠教书为生的人来说,不仅划算,而且正义。

北京的士服务何时好?大家拭目以待。但是有一点,北京的士市场的乱象,不可以怪司机,而应该怪落后的管理体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007)| 评论(1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