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树洁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,重庆市首席专家(经济学),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创建院长,经济学教授,著名华裔经济学家,复旦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,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,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重回牛津大学做报告的感受   

2013-05-04 00:46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摘要: 5月2日中午开车回到牛津大学做讲座。本来想一个小时做完,没想到讲了90分钟,大家还提出无数问题,再加了一个小时。最后,几位同学们请我吃饭,到了近半夜。回到诺丁汉时,已经是凌晨1点多。我讲的是经济学,而下面的听众却什么专业都有。想让大家对经济学感兴趣,对我来说是一种有趣的考验。

牛津大学学联会

在牛津大学求学的中国学子803人。应该说,他们是中国未来的姣姣者。我看到在国内刚大学毕业,就在这里直接读博士的小姑娘。也看到有些学生直接从英国的重点中学,升入大学学习。还有一位博士生,是来自诺丁汉大学宁波校区的学生。

24年前,我就是牛津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。现在在诺丁汉的10位华人教授中,有6 位曾经在牛津工作和学习过。 国内有一些比较有名的学者和官员也曾经在牛津读过书,包括张维迎,余永定,华生,郭树清,等。

通过老一代人的经验,我们不难看出,前来听我做讲座的许多学生,也许10年,或者20年以后,就是国内外知名的大学教授,政府高级官员,或是富有的商人。

参加组织讲座系列的同学都是一些志愿者,她(他)都刚20岁出头。不仅组织的井井有条,而且,真是给大家创造了一个互相学习和交流的平台。在少数前来做讲座的人当中,有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,北大教授贺卫方和陈有茜等。

我想,他们都大老远从中国跑来这里做报告,我从诺丁汉跑到牛津,虽然花了一天时间,也是应该的,尤其是,我对牛津的感情,还非常深。

学联会给我的感谢信

照道理,去牛津做场报告,不值得专门写一个博文。数天前,美国科学院和美国人文科学院,授予清华大学施一公双料外籍院士,更值得大家探讨。还有,大家对赵红霞被关押,也是中国日前值得思考的社会问题。

相比之下,我的报告应该是不值得一提的。

可是,当我今天看到牛津学联的常务副主席给我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时,我深有感触,因而发表此文。

英国的学术氛围

我想通过这个博文强调下面两点。

首先,学生们自发邀请不同的人来做讲座,他们的所有工作都是义务的,外面请来的教授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做讲座,也是义务的。

而为什么他们都愿意做这种义务的工作呢?对学生来讲,他们想学到知识,也想锻炼自己的组织能力。对老师来讲,能够影响这么多的学生,不仅仅是一种骄傲,更是一种责任。

其次,报告的内容是多方面的,听众是多学科的。所有的报告人,都由组织人挑选。如果报告内容不好,听众不满意,组织者得不到大家的支持,这样的活动很难继续下去。对做讲座的老师来说,如果没有内容,或讲的不好,自己的名声就要受到不好的影响。而如果讲好了,不仅能够传播知识,更能够影响更多的人。

所以,不管是组织者,还是做讲座的人, 都不是为了金钱的利益,而是为了名声,为了一种社会责任。

大家有了社会责任感,这个社会就会变得越来越好。学术研究,就更加有意义。

有位学生问我这个问题,‘我们中国的问题很多,老师你认为我们毕业以后回国奋斗好,还是留在外面好?’

我说,‘如果我不考虑你个人的利益,而只是考虑中国的国家利益,我认为回去比较好。如果考虑自己的利益,可能留在国外好。我自己一直想回国,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回国,更多是考虑自己的利益。因为,我在国内一直无法找到适合我的工作。当然,我在英国,相信也能做许多对中国有益的事情。’

附件:牛津大学学联给姚树洁教授的感谢信(作者:牛津大学学联常务副主席,葛诚)

姚树洁教授您好,

5月2日于牛津匆匆一晤,认真聆听了您精彩的学术演讲,当即存念想要提笔向您

致谢。后来因为要安排新华社的记者入驻牛津,因此,邮件的撰写也就受了些耽

搁。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也再仔细想了想,当初脑中涌现出的一些想法和情绪倒

是慢慢褪去了,或许也过滤了冲动之余的某些表面印象。


    首先,从您的讲座中不难体认到一份源自东方的“士者情怀”,一种将“大儒经

济小儒诗”静守在内心深处的情怀。怀揣如此情怀的士者每每回顾历史与现实文

化,审视自己,感受到精神深切的困顿之时,依旧不愿放弃自身执著追求的目标,

不甘被人生的坎坷、诸多磨难的绝望所左右,明知与世龃龉、空余其志,仍百折

不回。当然,透过和一些前辈们的笔墨交流,也大致能对士者的不易与艰辛体认一

二。成为士者往往需要经历一些人世沉浮,体味怀才不遇、人生百态,我所熟悉的

前辈们,如韦钰老师等长辈最终选择了疏狂相济,因为于他们而言,达亦不足贵,

穷亦不足悲;另一些如饶子和老师、陈骏老师等长辈们则因为那份不再喧闹的人生

最终被迫地选择了一种高贵的孤独,不受诱惑、摆布,不受羁绊、驱逐,而这黑甜

之乡,究竟是醒是幻?恐怕除了亲身经历者自身外,谁也无法一言以蔽之......但,

至少我可以说,您的这场牛津学术讲座的字里行间里弥漫着厚重的社会责任感!

这也正是我们毅然决定邀请您“回家”做学术演讲的初衷。而基于这样的初衷,

此次学术活动从最初的筹划、到后期的组织历时五个半月,志鹏、齐雯、瀚文、佳

瑜等组织人员间就演讲模式、讲座时间、演讲主题等问题有过多次坦诚交流、深入

探讨,也做了比较客观、细致的分析和安排,瀚文、齐雯她们昨天为了迎接您,之

前也做了不少细致周到的准备工作。如今,也算是完满落幕。


    姚教授,您知道吗,在牛津待的越久,心情越是复杂,怎么说呢,当下,逐利的

生活不断迫使我们这些留学生们殚精竭虑,置身于伪装、欺骗或恶性竞争之中。如

果引用尼采先生批评他那个时代的西方人时所说的话,概括的来说就是四个

字:“羞于安静”。在全英学联、牛津学联乃至华人生命科学学会的愈久、接触的

人愈多,就愈发感到,学科的壁垒正把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和社会,我们所背靠的历

史和经历的人生,乃至我们自身割裂开来,现行的西方高等教育更加把它的作品或

者说是产品变得单一和浅薄,现代的“洞穴人”和“井底蛙” 需要智慧的灯塔。

对此,姚教授您一定有非常深刻的体会,无论文科理科,无论基础应用,无论做人

为官,道学政的三位一体,在中国文化中不无讲究。而我们这些同辈的留学生里已

经很少能再看到类似韦钰老师、饶子和老师、陈骏老师、龚克老师等前辈的希望,

甚至连追求都没有。这并非时代不同了,要求不能一样,恰恰相反,正因为时代不

同了,危机更深,使命更强!


    今天您讲座中的一些事实描述固然沉重,面对不堪发出一声叹息也是情理之中的

事情,只不过,在叹息之外,如果条件允许,还应秉持一份“万人都要将火熄灭,

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”的精神,并且坚信“此火为大”,必将“花开落英于神

圣的祖国”。这也是为什么,作为有“术”而无“道”的80后、90后学生,我们愿

意以志愿者的身份筹办学术活动,并且衷心地期望,透过组织举办一些“思辨、启

智”的学术讲座,能够让牛津的学生们对谏和谀的利害做出判断,对激浊扬清、彰

善瘅恶的社会责任感有所辨析,对志士薪火相传的历史责任感有所体认。能够建起

一种跨越专业院系的思想格局,诱发出一种让人乐于挖掘、勤于反省乃至勇于抛弃

的气质。最终,我们深刻地期盼着,一部分学生的牛津岁月能成为一种值得用一生

去细细体味的游学经历,而不是行走社会、安身立命的必经过程!如今,您的精彩

讲座已落下帷幕,回首而望,我们愈发觉得之前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!而我在

此,谨携85位学联义工、代表803位牛津华人学子向您表达最深的敬意,也热切欢

迎姚树洁教授您常回家看看~!


    记得,忘年之交、北大社会学系的李康先生曾经对我说过:“理想的大学课堂,

是不断发现问题,而非一味寻求答案,最值得学习、反思的不是具体的理论命题,

甚至也不是时代议题及其解决方案,而是个体生命历程、终极关怀、学术传统与时

事议题之间的关联方式。这就是所谓常新,永远的同时代人。身处在愚蠢与智慧、

怀疑与信仰、绝望与希望共存的时代,当各个层次的巨变交织在一起,这是你的幸

福”而我觉得,对于在座的学子来说,李康先生的这番话恰恰诠释了您在牛津讲座

的精髓。当然,如果站在历史的纬度,将眼光放远一些,您昨天的精彩演说作为一

个具有思辨精神的学术讲座或许才是这个时代最真实的回音,不妨交由年轻听众们

自己去思考、判断,交由时间去检验、历史去印证吧~只是时常感叹,孤标傲世携

谁隐?一样花开为底迟!


    最后,愿您的儿子在帝国理工大学博士学业一切顺利~生活美满

就此搁笔,谨致春怡

葛诚

代表牛津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谨携学联全体义工们 敬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23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