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树洁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,重庆市首席专家(经济学),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创建院长,经济学教授,著名华裔经济学家,复旦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,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,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驳中国崛起已经结束的荒谬论调   

2016-01-14 11:40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2016年开市的第一周,中国股市连续暴跌。到1月13日10点15分,上证指数跌破3000点,创2015年以后的最低点。人民币继2015年跌幅5%以后,2016年的头10个交易日连续多次大幅度下跌。虽然1月12日突然暴涨1000点,13日企稳在1美元兑6.56人民币的水平,比今年开始的时候跌近2000个基点。

我1月9日从伦敦坐飞机到上海,手上抓了一份《Financial Times》,从头版头条,到中间的各种评论,整个数十页的大报纸,有近10%的篇幅在讲中国“两市”问题,中国经济放慢以后的发展展望,以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。

其中,最让人难忘的,就是有种“中国打喷嚏,全球都感冒”的感觉。从2016年1月4日开市,到1月8日,由于受中国“两市”暴跌的影响,全球上市公司的股值缩水2.4万亿美元, 相当于2014年印度和俄国两国GDP的总和。

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增长“引擎”,如果中国不行了,世界经济当然要遭殃。这一方面说明中国的重要性,另一方面也说明世界经济全球化已经与中国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。因此,中国经济增长一旦大幅度衰减,全世界的目光都会盯住中国,全球经济也必将受到沉重的打击。

这也难怪,在中国“两市”同时暴跌的时候,外界对中国的种种分析、猜想,甚至幸灾乐祸和诽谤的言论,到处可见。

其中,美国最有名的外交杂志《Foreign Affairs》刚刚刊登一篇署名为Daniel Lynch的文章,题目叫做 “The End of China’s Rise—still powerful but less potent” (中国崛起结束:还是强大但是已经乏力)。

这篇文章的要点是:“过去3个月,坏消息连绵不断,股市连续暴跌,只靠政府力挺才勉强苟活。公司债务如山,外汇储备日少,等等只是诸多问题的一些。人口老化,投资乏力使国民经济受通缩的威胁。不过,中国不会像前苏联一样不堪,而更像日本上世纪90年代,由于投资乏力,资产泡沫,通缩, 人口老化等问题而无法继续发展。因此,中国的发展已经走到了尽头。”

这篇文章强行做出假设判断,中国因为无法继续发展,将导致政治和社会的不稳定。

这样一种看衰中国的文章,在西方世界,大有市场,在国内,也相信有一定的市场。不过,我想说的,有三个问题。第一,中国真的就像那些悲观者,尤其是Daniel Lynch所说的那样狼狈不堪了吗?第二,中国未来的发展潜力是那些对中国一知半解的所谓“中国问题专家”所无法客观判断的。第三,许多这样的“中国专家”多半带有幸灾乐祸的态度,从来就严重低估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中国老百姓解决困难的能力。

我今天早上花了3个小时的时间,接受新华社重庆分社主任记者张琴和她的同事,新华网政文部主编邓婷的采访。我讲话内容的最后要点是这样的。第一,我对目前中国出现的困难既是“悲观”的,因为,如果没有这些在5年前预想不到的困难的话,中国必将在2025年之前超过美国。第二,我对中国的未来依然是乐观的,因为,出现目前的发展阻力,可能使中国推后5年,也就是要到2030年才能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。也就是说,中国不是能不能赶上美国的问题,而是什么时候能够赶上的问题。晚5年也好,甚至晚10年也好,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是一种必然,而不只是一种可能。

我在前面的博文已经有了许多分析。2014年,中国的GDP增长7.4%,2015年前三季度增长6.9%。虽然增长速度的下降幅度比大家预想的大,但是,下降0.5个百分点,不是通常定义的软着陆,更不是危机。其次,就2015年的前三季度来说,全球的增长率不到3%。除了印度的增长率比中国略高,全球10大经济体,中国的表现是最好的。例如,美国增长2%, 英国2.4%,欧元区1.8%,日本1%,而俄罗斯和巴西都是负增长4%以上。

面对如此残酷的外部经济环境,面对国内结构严重失调和资产泡沫,中国还能保持6.9%的增长速度, 实属不容易。

那么,我既然对中国的未来保持乐观态度,我们又怎样解释“两市双降”问题?

首先,中国股市从一开始就是有问题的,不是今天才有问题的。2007年能够涨到6100多点,那是投机的结果,是许多上市公司缺乏一些道德血液,和监管不力的结果,才导致了后来的泡沫。

2015年6月能够涨到5200多点,也是上市公司的缺陷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,而监管机构滥用国外的股市运作方式,甚至肆无忌惮的推行杠杆和期货交易,快速开创“新三版”,也是股市暴涨暴跌的根源所在。

股市使老百姓吃亏,使中国经济的正常运行受到干扰,使中国的国际形象受到损害。但是,股市不是中国经济的命根子,最少目前不是。中国经济的发展,没有股市也可以进行。华为没有上市,可是华为的表现比大多数上市公司都好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当然,走市场经济道路,我们还是希望有一个健康的股市比较好。然而,就目前的情况看,中国经济的发展,不会完全指望股市,而股市的“牛熊”激荡交替,也不会导致中国经济的全面衰退。

至于人民币汇率, 央行是不是已经中了“外部势力”的圈套?2005年的汇改,让人民币一路升值,外汇大量流入,推升资产泡沫,降低中国出口的竞争力。2014年以后,对外汇管理采取管制性的浮动汇率,甚至把浮动的幅度从一个百分点调高到两个百分点,快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加入SDR,等等。

要知道,一旦股市和汇市全面放开,而堵住投机和资本外逃的机制还没有健全,那么,中国就把自己的命根子直接交给了国内外的投机者。如果有外国的敌视势力为了做空中国而后快,那么, 过于自由的“两市”就可能让中国重蹈1997年东南亚经济危机的覆辙。

1997年以前,东南亚诸国经济发展非常好,但是,他们在市场自由化的推动下,露出了许多破绽。尤其是马来西亚和泰国,他们既没有“四小龙”的基础和韧劲,也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和堵住外资流出的有效机制, 所以,在本国货币大幅度贬值和股票市场崩盘的双重打击之下,国民经济受到了致命的伤害,导致后来的恢复与发展,一直缺乏元气。

中国2016的“两市”大跌,有点像1997年的亚洲危机,但是,中国“两市”下跌的幅度远没有泰国和马来西亚当年那么可怕。另外,中国还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垫底,足够抵挡任何恶意的打击。股市基本还是国内交易为主,股市暴跌,影响是少部分人,对中国经济不会产生致命的伤害。

我对中国乐观的理由,还是“中国人”这三个字。何谓“中国人”?她代表勤奋、简朴、好学而不甘落后。这些优良的文化习惯,是中国赖以长期发展的根本。

中国的优势还在于,政治稳定,民族自尊心强,不甘落后,不怕困难。1978年以前够困难了吧?改革初期够困难了吧?现在已经有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,为什么还怕困难?

出口和外资靠不住了,中国不用怕。国内的市场巨大,地区和城乡的差别巨大,说明中国还有无穷的发展空间。把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,推高到全国的平均水平,就可以让中国有很长的时间保持“中高速度”发展。

当然,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,依然需要政府正确的决策,需要科学的发展规划和布局,需要明智的市场调控措施。

对人民币汇率,在目前经济处于脆弱的阶段,一定要采取措施稳住,不能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,以避免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失去信心。

对于股市,要加强公司的长期监管,降低股民的投机心理,堵住任何以投机有关的金融杠杆或者工具。

那些说中国崛起已经结束的言论,居心叵测,不代表中国的现实,也无法阻碍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决心。中国在逆境中求发展,在困难中一定会站稳脚跟,稳扎稳打,继续发展。因为,中国的两个百年发展目标,不会因为短期的困难而改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16)| 评论(8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