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树洁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,重庆市首席专家(经济学),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创建院长,经济学教授,著名华裔经济学家,复旦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,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,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林毅夫驳张维迎产业政策理论缺乏刚度   

2016-09-17 17:33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林毅夫驳张维迎产业政策理论缺乏刚度

最近就政府该不该有产业政策的问题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林毅夫和张维迎两位教授的观点,再次引起学界的热切关注。

林、张两教授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创建者,22年来,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对中国经济研究的影响及高端人才的培养,做出有目共睹的贡献。因而,他们两位大牌教授的一言一动,都会引起全国同行的高度关注。

张维迎的主要观点

本次争论的焦点在于张维迎发出非常响亮的呼声:政府不应该有任何产业政策,因为任何一个产业政策,都必将以失败而告终。

张教授一贯主张企业是经济发展的基础,企业家精神才是生产和创新的源泉,他最反感的是政府的干预,认为政府行为不能替代企业家精神。

2015年6月在重庆大学召开的留美经济学会30周年年会上,张维迎的主题发言赢得许多喝彩,他认为政府不应该干预市场,干预经济活动,一切留给企业家就什么都OK啦。可是,当天会议黄奇帆市长的主题发言,却列举了五个方面,证明政府引导重庆经济发展的巨大力量和好处。黄奇帆的例子,非常有说服力。例如,“渝新欧”列车的国际通道,如果没有政府,仅靠企业是无法做好的。重庆的汽车、电子产业和十大新兴战略性产业的发展,离开政府的引导、干预和参与,也是做不成的。

重庆多年来快速的经济增长,从原来远落后于其它地区和城市,变成中国经济发展最具活力的新增长中心。这其实是政府、企业和个人共同发力的结果。张维迎完全否定政府的功能,显然无法说服人。就算政府犯了不少错误,走了不少弯路,也不能把政府的干预功能全盘否定。

做为大会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,在开完会以后,我发表了一篇评论张维迎和黄奇帆发言的博文,我认为那是一个比较客观、全面的评论。中国30多年来的经济社会发展,每一个进步,都离不开政府的身影,这是中国经济社会现实不可回避的。政府的一切干预,当然不可能都是对的,不仅如此,政府做错事也是不少的。但是,不能因为政府政策的一些失误,哪怕是一些比较严重的失误,就认为企业家精神一定是唯一正确的,而政府一定都是错误的。

如果是这样,中国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无法解释。邓小平主张开放,主张引进外资,主张对内改革,习近平现在主张深化改革。所谓改革,就是政府有导向性地利用各种政策去纠正产业结构失调,去给企业创造更好的竞争环境。没有改革,就没有进步,而改革,说白了,就是政府干预。否定政府干预的功能,就是否定改革的必要性。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?

张维迎说他是双轨制的倡导者。那么,双轨制的本质是什么?那还不是在当时特定的条件下政府的干预吗?

林毅夫的观点

回到产业政策。林毅夫教授驳斥张维迎的观点,从理论上抓住了两点。首先,就是新产业发展的不确定性和外部性,这些风险不能由企业完全承担。一些发展前途特别好,对国家今后经济可持续发展特别有影响的产业,刚开始时,总是有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。如果政府对这些产业给以初期的支持,等技术和市场成熟以后再停止支持,看起来国家赔了钱,但是,从整体的社会效益来讲,却是有利的。

林毅夫第二个观点认为,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,根据他的新结构结构理论,政府应该明确新的产业政策,通过有效干预,促进旧产能向新产能转变,培养具有发展前途的新兴产业。这就是当前政府提倡供给侧改革的另一种说法。

我还是认为林毅夫教授的观点是科学可行的。不过,他并没有正面反驳张维迎教授彻底否定政府产业政策的片面性,甚至是错误的理论。因此,林毅夫的回驳缺乏刚度。

张维迎教授的理论错在哪?

我阅读了张维迎最近彻底否定产业政策的理论观点。张维迎为什么能够赢得那么多人的肯定,关键在于他讲话的艺术,而不是他的正确性。正因为如此,大多数人已经被张维迎的这种讲话艺术所误导,而且还误导的很严重。

张维迎讲话的一个重要特点,就是抓住一些能够证明他正确的例子。例如,他说,从汉武帝开始,政府就有产业政策。那个时候的产业政策就是“重农轻商”,这种政策导致后来中国商业不发达。这听起来很有历史知识,也很有说服力。但是,张维迎忘了,汉武帝时期,刚好就是中国经济发展很好的时期,在全球范围内,这个时期,也是中国非常鼎盛的时期。那个时候,农民、农业当然非常重要。商业不是不发展,相反,汉武帝的时候,商业非常发达。所谓轻商,其实就是政府限制商人利用垄断手段,榨取农民赖以基本生存的利益。用当今的术语说,就是价格监督和控制,并不是真正的限制商业发展。

其次,张维迎讲话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用片面的例子,把所有的事情都一棍子打死。例如他说新技术、新产业,谁也无法知道什么时候产生,因此,政府不应该盲目支持企业去发展这个,或发展那个。他说马花藤刚出道的时候,找了72家风投公司,没有人愿意出钱,找到了第73家,才出了钱。他用这个例子,目的就是说政府不应该撒钱支持任何有可能会变成大公司的企业,因为风险太大,不确定性太大。不过,我倒过来可以用张维迎的这个例子,反驳他的理论。首先,为什么有风投公司?其次,尽管马化腾找了73家公司,还是有人愿意来投。你却对不能因为有72家不愿意投,就认为政府一点也不能投资风险企业吧?

其三,张维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说,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政府的产业政策是成功的。他还是用光电板、电视等例子,来说明政府产业政策的失败。是的,政府产业政策失败确实到处可见,这与风投公司投资失败的道理是一样的。孙正义搞风投,差点连本都玩没了,可是,他赌对了阿里巴巴,他成功了。马云的身价现在比孙正义低得多,而孙正义只是给了马云8千万美元。不过,在给马云8千万美元之前,孙正义不知道在其它的投资项目中吃了多少苦头。就算投资阿里巴巴,孙正义也是等了好多年才等到了上千亿的回报。

在中国,政府支持科技研发,现在一年的研发经费高达1万多亿,你能够说这样的投资都是一种错误吗?根据张维迎的逻辑,中国政府早应该关闭中国科学院,关闭所有的大学研究所了。这些研究机构,有上百万人在做研究,如果用非常短浅的眼观看问题,那就是在烧钱。可是,用发展、长期的眼观看问题,这些研究投入是完全必要的。在中国如此,在任何发达国家,更是如此。

再如,中国的高铁研究,核电研究,太空工业的研究与发展,哪一个行业离开了政府,能够有今天的效果?而哪一个行业的发展,不是充满着风险和不确定性?

张维迎全面否定产业政策的最大缺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

首先,他用的例子都带有极端的片面性。包括用汉武大帝和马化腾的例子。不仅如此,这些例子,反过来却可以证明他是错误的。

其次,张维迎用少数例子,用静态的观点,去解释一个非常复杂而多变的社会发展现实。政府干预政策,一般也是考虑风险的。一旦干预效果不好,也不会一条道走到黑。张维迎90年代在英国牛津大学读书,他的导师是我的同事,那个时候,英国政府也是在不断的干预产业发展。煤炭产业是否关闭,汽车产业是否要补贴,都是那个时候争论不休的观点。回过头来,并不是政府该不该干预的问题,而是如何干预的问题。

中国高铁发展更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当时的产业政策有些分歧,有人主张进口改装,有人主张引进、消化、自主发展。后面的路子走通了。汽车产业,政府也干预,但是,汽车与高铁走的两条路线,结果,中国把巨大的市场几乎全部让给了外资企业,严重挤压国产品牌的发展。汽车产业的发展,明显就是因为政府没有正确的产业政策。

其三,政府干预不是都是错误的。政府的许多产业政策,效果非常明显。韩国的汽车、钢铁、造船、家用电器的发展,没有一项离得开韩国政府正确的产业政策干预。中国的电子、核电、航天航空、高铁的迅速发展,中国科技的迅速发展,哪一项都离不开政府的产业政策指导,并不是像张维迎所说的那样,一塌糊涂。相反,许多产业发展不好,主要是因为政府官员的认识高度问题,或者是产业政策的失误,而不是该不该有产业政策的问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3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